w88.win
  咨询电话:15196779831

w88官方网站

张斯成:解读数字经济时代下企业治理之道

    在阿里钉钉副总裁张斯成看来,数字经济时代下的企业不管是在组织结构还是管理方式都是企业基因的重构和再造,这也是企业数字化必经之路。在12月18日,由品途集团主办的“未来之秩2018 NBI Awards年度影响力评选颁奖盛典”上,张斯成分享了“解读数字经济时代下企业治理之道”,深入解读了数字时代,企业该如何生存的问题。

    以下演讲内容略有整理:

    创新创造力定义未来新秩序

    我在阿里巴巴钉钉主要负责生态合作和战略投资,今年有一个关键词是数字经济,数字经济包含两层意思,数字化经济与经济数字化。我们一般比较关注经济数字化,因为只有全面地实现经济的数字化,才有进一步探索数字化经济的机会。数字化最早是从生活与消费领域开始,而目前在生活消费领域通过各种创新和资本的助力已经到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而另外一端是产业与工作领域,竞争可能刚刚才开始,今年才被大家真正重视起来。

    

    纵览整个生产发展的四个阶段的特征:农业社会关注体力;工业时代关注机械力;IT时代关注电脑力;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的时代关注算力。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我们进入到数字经济的时代,这个时代是从乔布斯发明iPhone开始的,至今已经10年。在这10年里,人工智能已经在大程度上取代了一些体力和算力的工作。随着通用人工智能的发展,人类可能剩下的只有一个优势就是创新创造力。

    

    创新是一种突破性的思考力,创造是一种思辨的执行力。创新创造力是人类作为智慧物种独特的品质,也是创新创造推动了人类文明不断实现跨越式的进步。

    

    回到数字经济时代,在生活和消费领域,我们关注的是使用的满意度,或者体验的满意度。而在产业和工作领域,更多关注的是如何激发人的创新和创造能力。因此,无论如何整个数字经济时代最根本的特征是以人为本,只有真正做到以人为本,才能把握整个经济发展的历史方向。

    

    在产业领域里面,其中产业是经济的母体,所以各行各业的生产力其实是推动经济发展的根本因素。但是在过去几年的发展里,可以发现我国大概有4300万家企业,大部分企业还处于非常传统的状态。整个经济的数字化离不开产业的数字化,产业的数字化离不开企业数字化,那数字化的企业又是什么样的呢?企业数字化所有内容都是在线的,企业内部、企业企业之间,没有明显的边界,取而代之的是共同的语言基础,是不断流动的数据,无限迭代升级的可能,所以数字化企业是充满生机跟活力的。

    

    传统企业与数字化企业之间的本质差别是什么?我们认为是工作方式的差别,因为在传统企业更多关注的是管理,而数字化企业更关注的是治理,管理追求的是有序与高效,治理更加关注的是整个成长的动因和可持续的发展。

    

    

    

    

    传统企业里面通常是经验管理模式,目前很多小微企业处于这样的情况,IT化的流程管理模式,数据得到一定的沉淀,但彼此之间经常是割裂的,形成了很多信息孤岛。

    

    在传统的企业组织里,是以流程和系统为核心,为了达到科学管理模式,包括专业化分工和生产线等设计。但事实上,这种科学管理模式并不科学,因为人并没有从流程里解放出来,效率的局限也是可想而知的。

    

    而数字化企业也主要包含两个方面,包括行为在线化与数据在线化。在这样的数字化企业里,人财物事都是打通的,人是最宝贵的因素。此时人已经不再被限定在流程里面,发挥其创新与创造能力。简单来说,是让流程和机器围绕着人工作。

    

    数字化的企业会把企业从基因层面做彻底的改造,追求的目标更多的是治理,治理模式是平等、透明、高效与快乐的,因为在数字化的企业里,企业不再只是股东和企业的管理层所拥有的,而是全员共治的,也是全员共理的。因为人人是平等的,所以能够实现全员共享,因为是透明的,所以可以实现全员共治,因为可以不断地突破效率的天花板,能够不断地激发效能的极限,能够实现全员共同梳理的机制。在这样的一个企业里面的话,即便再苦再累,每个员工的内心一定是快乐的。

    

    

    

    总结起来,传统企业关注流程,依赖流程去实现整个公司的管理和控制,从而达到效率提升。而数字化企业关注人是如何激发创新与创造能力,因此传统企业里的人是被驱的,数字化企业里的人是自驱的,这是最本质的不同。

    

    飞轮效应驱动产业数字化变革

    2013年,全球市值排名前十企业只有两家是互联网企业,80%是传统实体企业。而到2018年9月,70%是互联网企业,或者说是数字化企业,只有30%是传统的实体企业。这样的一个变化背后,其实告诉我们,在数字化时代里面,通过在线化和数据化,能够发现巨大的推动力,而这些背后是因为激发了整个团队组织的创新和创造能力。

    

    通过过去四年钉钉服务的企业和组织,归纳总结出一些成功的向数字化企业转型的特征,包括:组织在线、沟通在线、协同在线、业务在线、生态在线。当一个企业完成生态在线的时候,企业基本实现了数字化转型,如果一个产业里大部分企业完成数字化转型,那么所谓的产业互联网也自然形成。

    

    数字化很重要,整个产业数字化究竟能会循着什么路径呢?过去互联网发展的24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背后一直有四种因素在左右着互联网的变化:

    

    1、马太效应,强者更强,在任何一个赛道领域里面都有可能出现马太效应。

    2、长尾效应,目前大量不占优势的个体聚合起来以后可以爆发巨大的能量。马太和长尾效应更多的是站在客户和业务的选择角度去看问题,在互联网企业里面,很多2B行业的可能更多是被形容为马太效应,或者产生马太效应;但是在2C里面,则更多的是长尾效应。

    3、三体效应,三体里提到了维度攻击,维度攻击里面不只有降维攻击,还有升维攻击。

    4、飞轮效应,是通过一系列业务的组合叠加,不断的去积累动能,直到业务突破临界点,得到高速的发展。

    

    

    

    三体跟飞轮效应,更多讲的是整个企业成长或成功的角度,飞轮效应是守正,三体是出奇。互联网公司在竞争是经常采用维度攻击来出奇制胜,而在成长中则是依靠守正的策略达到厚积薄发。

    

    所有伟大的成功都不是偶然。今天我要谈的正是“飞轮效应”是如何帮助产业数字化获得成功。飞轮是一个物理学名词,是指汽车发动机上的一个用于存储和释放的动能的机械装置。简单看,飞轮效应中有三个明显的特点。

    

    第一是启动困难,需要巨大的初始动力推动飞轮。

    第二是动能累积,每一圈推动飞轮转动都能让它存储额外动能。

    第三是一旦突破了临界点,飞轮可以自己转起来,这时候只需要一点点外力就可以让它保持高速运转。后来飞轮效应被泛指在经济学上的一些现象中。

    

    亚马逊的创始人贝索斯曾经提出了自己的“飞轮效应”,即通过设计一套动力组合模型,保障公司业务持续运转直至实现自我驱动。阿里巴巴一直在推进的“履带式滚动发展战略”,也是一个异曲同工的机制。

    

    企业的数字化变革就是一个经历飞轮效应的过程,首先要从管理思想变革开始,在云计算和移动互联网时代,企业要梳理的维度、广度、深度都在发生变化,挑战很大。从管理转向治理,这一步往往是非常困难的。第二步是采用新的工作方式,以人为本,不断优化治理机制,不断累积变革的动能,最后达到了临界点,充分激发每个组织成员的创新创造力,实现了自我驱动。这就是成为数字化的组织过程中一个简化的三级跳的路线图。

    

    

    

    同样,产业的数字化进程也要依靠飞轮效应的驱动。首先是从一个产业的标杆企业进行数字化开始,这里的标杆企业不一定是头部企业,而是对产业有影响力和示范性的企业,包括一些锐意创新的中小企业。然后,这些企业通过生态在线不断驱动合作伙伴实现数字化转型,不断优化产业的协同模式。最后,当一个产业主体企业都实现数字化,就会聚合形成新的生产关系即“产业互联网”,突破这个临界点后,将不断驱动数字经济保持高速运转。

    

    借用马云老师的一句话,“因为相信,所以看见”。在这个飞轮效应驱动经济数字化的过程中,我们相信的是“精进的复利”,看到的是“变革的勇气”。因为精进是每日精进,每天进步一点,就像是驱动飞轮,每转一圈就累积额外动能,迟早有一天会达到自我驱动的临界点。所以我们需要在开始的时候就坚定进行自我革命的勇气,和过去说再见,拥抱新的思想、新的工作方式。

    

    跨入数字经济时代的新方式

    经济数字化没有捷径可以走,只有扎扎实实的去推动以人为本的工作方式落地,才能最终取得成功。在过去四年,钉钉团队正是依靠这样的信念,通过一步步的奋斗去改变世界。今天,各行各业都在用钉钉,超过700万家企业组织、一亿用户正在数字化转型的路上和钉钉一起奔跑。

    

    我们相信,未来将不再有传统经济和数字经济的分别。在数字经济的终局里,所有企业都是互联网企业,都是数字化企业。在实现以人为本的治理之道上,每个企业都要从新工作方式开始。钉钉,就是一个新的工作方式,是基础设施,是数字门票,是各行各业跨入数字经济时代的最低门槛。

    品途精彩活动精彩文章推荐大家如果不想错过最新资讯

    记得添加“星标”哦

    这样就可以第一时间看到我们的文章啦